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关闭
 
【搜狐网】龚炯:中美贸易战不可避免?我们不妨换个思路
发布时间:2018-03-29   发布人:搜狐网   点击数:307

在继美国先前出台的一系列对华贸易制裁措施(引入对中国太阳能板、洗衣机、铝箔产品的反倾销关税,对钢铁、铝制产品的232条款涉及国家安全的特别关税)之后, 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需要指出的是,特朗普签署的总统备忘录中并没有提到这次关税涉及产品价值的具体金额。有媒体报道涉及500亿美元,而特朗普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是600亿美元。

其实争论金额到底是多少并没有意义,因为最终的结果将会远小于这两个数字,而这将是中美双方紧急磋商、谈判的妥协结果。

从本质上来讲,中美双方都没有打贸易战的意愿。更保守地说,特朗普只是就贸易谈贸易,想大跨步解决中美贸易中的不平衡问题,还没有夹杂其他政治、安全方面的动机。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多次提到未来几周将要进行的中美谈判。而从中国商务部出台的应对措施仅涉及10亿美元进口货品这一举动中,也可看出中方对谈判的诚意。

另一个角度

回顾这场风波的起因,固然有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美贸易赤字持续扩大等原因(这些国内媒体已经多有讨论,在此不再多述),而我们也不妨换个角度,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的301调查报告结果的角度来进行分析。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从计划经济逐渐转变为目前以国有企业为主体的市场经济。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以及大的国企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是无法回避的。而美国发布的301调查报告中的很多内容都与此有关,尤其是涉及到的产业政策问题。

比如,报告指责由工信部牵头的“中国制造2025”,其本质是中国政府扶持科技创新的国家战略。

美国的说法并不能站得住脚,因为他们自己也有类似的做法。

美国国防部的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机构就负责资助尖端产业的前沿科学研究,很多成果后来也是军转民了。像高通公司的CDMA技术,甚至互联网的创始都跟美国国防部DARPA的研究资助有关。

因此,在政府资助尖端产业研究方面,中美只是量而不是质的差别。

301报告还提到中国政府通过制定知识产权政策、竞争政策以及其他政府措施为中国企业服务、为产业政策服务。而在竞争政策方面,报告特别提到了中国的 《反垄断法》执法为获取知识产权开路、保护本土企业的一系列例子。

这些问题有些是子虚乌有,而有些确实是我们的有关部门由于过于粗糙的执法而留下了把柄。尤其在一些对外贸易个案上,有关部门当时可能并没有考虑那么多、那么远,解决问题时相对简单粗暴,以至于多年积累下来的问题终于“爆发”。

尝试思路

不过,中美双方很清楚,谁都不想升级贸易战。从中方立场来讲,除了紧急谈判、加强沟通之外,还可以尝试以下的解决思路:

其一,与美国签订长期购货合同,增大对美进口,减少贸易顺差。

中国对开放养老市场、医疗市场、金融市场等持续对外开放的一系列承诺,虽然能使在华美国企业得利,但对解决美国本土就业问题、特别是制造业就业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帮助。而后者才是特朗普更为关心的问题。

因此增加对美进口是避不开的。随着油气开发技术的进步,液化天然气(LNG)是未来美国出口的大希望。特朗普访华时签订的订单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属于LNG意向书,把这些意向书合同化是当务之急。

其二,持续国有企业混合制改革,淡化国企性质。

可以邀请美资企业对国企入股,打造类似壳牌(Shell)这样的没有明显国别色彩的国际公司。

301调查报告中提到,中国政府资助企业在美国收购技术公司,而特朗普在记者招待会上称这是不符合经济原则的收购。

本人在与美国布什政府时期的贸易谈判代表Susan Schwab和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贸易谈判代表Michael Froman 交流时,他们指出,这种类似观点主要是基于中国企业收购过程中的资金来自国企银行而作出的。

因此,国企股权社会化、淡化国有控股性质是避免贸易冲突的一个长期举措。

其三,选择性进口。

目前我国有些进口和从美国进口货物存在竞争关系。我们可以建立战略性的贸易咨询机制,灵活应用进口手段,在不违反WTO相关规定的情况下减少对美贸易顺差。

其四,改进政府制定政策、执法的规范性、严谨性,以免落下把柄。

美国商会2014年公布了竞争法执法评估报告,里面提到的多起事件都反映在本次公布的301调查报告中。因此,我们的相关部门在涉及到与外企的规制和执法中,应该加快与国际接轨,避免授人以柄。

撰文 / 龚炯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扫一扫分享本页

 
相 关 新 闻:
热 点 新 闻: